刘东:医务社工突破传统医学的疆界

2020-04-27 09:06:29 文川 1497

原题:中国医学的疆与界

演讲者:刘东 春苗基金会理事长、心脏外科医生

1587863600234801.jpg

我是一个医生,标准的西医,在北京安贞医院工作了22年,从我毕业到现在,走过了住院医师、主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、主任医师。我工作的安贞医院,中国最好的心脏医院,跟阜外医院,我们两家都是最好,每年做三万例手术,我们在这里学会了医学的疆与界。在安贞医院,星期四是我的手术日,9号手术间和10号手术间归我,星期五是我的专家门诊,一般一上午看30个病人。各位,在中国,最好的医院,我学会的疆与界。

医学的疆界是什么?30个病人,只有5个病人是应该做手术的。正好我的手术叫搭桥,这就是我们现实中的“桥”,我们主题说的“桥”,我22年在安贞医院就是做这个。

大家算一下算术,30减5,还有25个该干什么?在这25个里面,有12个是该预防的。做完冠状动脉CT,冠状动脉狭窄50%,冠状动脉75%以上收住院、手术。50%以上怎么办?应该预防,应该告诉他怎么才能不到75%。在中国最好的安贞医院和最好的阜外医院我们怎么说?我们就说两个字,随诊!我给你们解释一下,每年都做CT,50%、60%、70%、75%,找我做手术,钱还是我来挣,找我,这是不对的,而是要告诉病人如何不增加到75%,如何减少到40%,往回逆一点,当你到82岁的时候,还在75%以下,就成功了,国人平均寿命就82-84岁。25减12,还有13个,把我们医生的价值打击得体无完肤。那是我三到五年前做过手术的病人,心脏支架和搭桥手术,术后不康复再狭窄率是30%-50%,过三年又回来了。

请问是刘大夫是你没有给他搭好桥?还是别的地方又狭窄了?谁说得清楚?我一般一天做四到六台手术,手术结束后,手机都已经自动关机,都是病人咨询如何吃、该怎么喝、如何运动的来电,这叫术后康复?没有,我们安贞医院一年做三万例手术,只有三百个我们能提供康复,有钱人!送到和睦家医院,50万一年,进行术后康复,这就是现状。

中国医学的疆与界,就在中间的治疗环节,前面的预防没有,后面的康复没有。这就是我在中国干了22年,在最好的医院学到的。

一个完整的医学链条有预防、保健、诊断、治疗、康复。

2004年到2006年,安贞医院派我去美国最好的医院圣路斯医院德克萨斯心脏研究所,美国最好的心脏研究所。当时我的课题是人工心脏,76克,完全植入,太空合金和太空磁悬浮技术,130万美金一台,我做了286例,我参与了286例,在这儿我才知道西方医学的疆与界是什么。一个完整的医学链条是有预防、保健、诊断、治疗、康复。在中国,我在安贞医院干了22年,就干了两件事,第三环节诊断,第四环节治疗,心脏病-手术,前面预防不会,后面康复不会,但是在西方,这286例人工心脏的病人,我们个个术前做健康管理预防,术后做康复,效果非常明显。286例病人,术前都是心功能4级,意味着只能平卧,下床就喘,康复半年之后,全部恢复到心功能2级,可以旅游,可以去超市。有一个病人恢复到心功能1级,半年以后生了一个孩子,我们管运动员和生孩子都叫心功能1级,像我这样的都是2级。如此一套巨大的体系,预防和康复,为什么中国就没有呢?我很不明白。

2006年我回国,2011年这是我供职的第三家医院,北京和睦家医院。我们全国五家医院,上海也有,我也是上海和睦家医院的会诊主任,上海不做心脏,只做骨科。在这里我把中外的医学的疆与界融合在一起。该做手术的,到病房做手术,该预防的预防,该康复的康复,这叫医生,只做中间的治疗的,我们叫手术匠。该怎么做?该如何治疗?我们中国预防领域,还有人在信誓旦旦地跟患者说心脏病,一定低盐低脂饮食,凡是说这句话的,我说你应该退休了,你活在二十年前。低盐低脂饮食,美国死了三千人才证明了低盐饮食心衰机率翻4.8倍。我们是要限盐,但是我们限的是超市里写的盐精,合成盐,体外一千度高温合成,吃进去要分解成纳离子和氯离子才能食用,在分解过程中,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体内要用同样的能量才能把它分解开,这样大的能量,造成大量的水钠潴留,把水从血管里拉到组织里,血管形成了空气间歇,为了防止空气栓塞,血管剧烈收缩,造成高血压。我相信你们能明白,预防是很关键的。

医学真正的疆与界

咱们再说说康复,这儿怎么融合的。胡大一教授,他是和睦家心脏中心的主任,胡大一教授,他是我半个老师,我的博士论文是他帮我改的。胡教授跟病人说管住嘴迈开腿,康复。我们病人真听话,回家就迈腿,一天走两万步,我很不幸地告诉你们,如果没有达到运动心率,两万步唯一的作用是膝关节损伤,没有任何的心脏康复作用。骨骼肌的运动,如何促进心肌的恢复,这在我们德克萨斯心研所是一个课题,假设说这个人的康复心率是90-110,达到90才管用,超过110你就别运动了,肌肉锻炼得很漂亮,但是110心率,进入无氧运,大量的乳酸对你的心脑血管是严重的损害。所以康复并不是胡大一教授说六个字你就会了,不是的,我们安贞医院水平不如胡大一教授,我们说八个字,低盐低脂,有氧运动,回家。八个字给你,你会吗?根本不会,这就叫康复,所以在这家医院,我把中国的和西方的揉和在一起,实现了落地,这个太重要了。国外这么好的东西,不落地是不行的。中国人的运动、营养、心理和西方人是不一样的,连我们亚洲人的体质和欧洲人都不一样,这才是落地版。中国中外融合的疆与界已经扩展到了很好的领域,五个环节,预防、保健、诊断、治疗、康复。这才是医学真正的疆与界。但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是从有界到无疆,我的介绍里,只有春苗基金会理事长这个抬头,也许主办方是希望我讲到这一点。

我回国以后,2011年去的和睦家医院,我2010年创立的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,这是我们基金会给孤残儿童和贫困儿童的救助基地。这是我们春苗基金会的社工,正在在为孩子们做服务。医学的疆与界,我们已经看清楚了,但是春苗基金会做了十件事,把这个疆界扩展到无疆。这十件事是什么?医疗我们先救,康复把它变成正常的,因为我们很多都是儿童,教育、心理、安全、社会融入、志愿者、政策、法律,还有一套支持,这十件事组成了一个社会支持系统,这才是真正的无疆。把医学和社会学、社会支持系统融合起来,在中国,才能在真正的理想状态下,给我们的老百姓提供完整的医学链条。

将这套体系对外输出的人,我们管他叫做健康社工,或者叫医务社工,不是义务的义,是医疗的医,医务社工,通过这个角色,通过慈善,通过社会救助体系,社会知识体系,我们把医学的疆与界扩展到一个无疆的境地,这样做,才可以真正帮助我们中国医疗改变它的未来。我们创建了自己的集团和公司,全国我们建了五家健康管理医院,我们创建公司并不是要它成为世界五百强,我们的历史使命也不是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健康管理公司。我们的历史使命是改变中国医疗的未来,从有界到无疆,这才是我们的使命。整个这套系统融合以后,会帮助我们中国提升社会的文明程度,帮助我们中国能够进一步地往前发展。

从有界到无疆,我们架了一座桥。

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由两样来决定:第一样是我们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不是能够实现,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什么?第一个基本权利就是健康权和生存权,我们的健康管理和医务社工就是干这个的。第二个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是什么?这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态度,社会是不是有文明?要看对弱势群体的态度。

医务社工就干两件事,第一件事,医疗教育,31万美国的医务社工每年就干这一件事,给美国节约一千亿美元的医疗支出。第二件事,缩短国民医疗差距。同样的病有钱人去和睦家,做手术、享受,我们和睦家做一台心脏外科手术是65万人民币;没钱的自己在家里锯腿,自己在家里透析。同样的病,谁来缩短医疗差距呢?医务社工!但是任何一个社会问题,都不是社会单一部门能解决的,必须是社会多个部门的联合,民政部、卫计委、政府部门、法律部门,谁把它联合在一起解决这个问题。春苗的十大系统谁来运行?社会工作者,他们是解决因为医疗和健康问题引起的社会问题的。你们身边就会遇到,看病难看病贵是社会问题吧?医患纠纷是社会问题吧?久病床前无孝子,慢病爆发是社会问题。社会问题由社会工作者来解决。所以从有界到无疆,我们架了一个桥,医学架到社会学和慈善领域,我们才能够做到这一点,把它扩成无疆。这套系统我在2016年在联合国做过一次演讲,联合国给我发了一个促进人类健康进步奖,这个是联合国最高奖项,但是这套体系普及中国,仍然需要大家的支持,这就是我今天的发言,谢谢。